ABOUT

Biography

Feng Guang-Ying
College of Art and Communication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No. 19 XINJIEKOUWAI DAJIE, HAIDIAN District
Beijing,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作曲家,1982年毕业于武汉音乐学院,学习作曲,2004年调入北京师范大学音乐系,一直从事音乐创作与作曲教学,早期有影响的作品:1987年创作十八集电视连续剧《乌龙山剿匪记》音乐(该剧获1987年全国“飞天奖” 三等奖,获湖南省广播节目一等奖);1995年为大型原创舞剧《元神祭》作曲,该剧目1997年获国家“文华”大奖,并获湖北省“屈原”文艺奖。
  • 主要研究方向与从业:作曲与作曲技术理论、录音工程;影视音乐音响创作与制作
  • 舞台作品
1995 为大型原创舞剧《元神祭》作曲,该剧目1997年获国家“文华”大奖,并获湖北省“屈原”文艺奖。
2009 为神话舞台剧《西游记(第二部)》作曲、录音(中国儿童艺术剧院)
(在第六届全国儿童剧优秀剧目展演中,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创作演出的儿童剧《西游记》荣获二等奖)
2010 为神话舞台剧《西游记(第三部)》作曲、录音(中国儿童艺术剧院)
  • 交响乐
1992 钢琴与乐队 《银河流水》
1998 管弦乐《三峡神女》
  • 室内乐与独奏
1989 钢琴独奏 《中国拼板玩具——七巧板组曲》(《黄钟》1989年3月刊)
1990  为短笛、钢琴与低音提琴 《丁卯日环食》(《黄钟》1990年4月刊)
1990 弦乐四重奏第二号  (《SWX音乐新作》(一)1990年12月刊)
2006 小提琴独奏 《踩莲曲》发表在中国小提琴作品集(7)(湖南文艺出版社 2006.1
  • 声乐
2007 艺术歌曲 《金色的小花》女高音独唱 (《音乐创作》2007第六期)
2009 歌曲 《问湘西》女声独唱 ((《音乐创作》2009第四期)
  • 影视剧、广播剧音乐创作与制作
1985 电视剧 《走向远方》(上下集)作曲;该剧获1985年“飞天奖”五项大奖
1987 十八集电视连续剧《乌龙山剿匪记》作曲(该剧获1987年全国“飞天奖” 三等奖,获湖南省广播节目一等奖)
2005 儿童电视剧 《六年纪夏天》作曲 (合作, 该剧分别获:飞天奖、金鹰奖儿童电视连续剧二等奖)
2009 儿童电视片《成长的烦恼》声音设计、作曲
2009 电影《小人国》音乐录音(部分)
2010 为作曲家克劳斯-巴代特(Kluse  Badelt)作曲的电影《浮出水面的影子》(名雅飞天电影制片公司、天津电影制片厂)设计弦乐部分环绕声录音、弦乐队配器(Strings Orchestrate)

 

近几年主要创作:

1. 舞台作品:2010年,为神话舞台剧《西游记(第三部)》作曲、录音;2009年,为神话舞台剧《西游记(第二部)》作曲、录音

2. 电影、电视音乐创作与制作  

2011年,国际电影参与创作:

Seven Days In Utopia 《七日乌托邦》 (Original Score by Klaus Badelt) (Score Orchestrated By: Feng Guang-Ying 管弦乐配器);

Jock of the Bushveld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3D翻拍动画片] (Music Preparation by Guang-Ying Feng • Ge-Fang Yang;

Hexe Lilli Die Reise Nach Mandolan (Original Score by Klaus Badelt) (Score Orchestrated By: Feng Guang-Ying 管弦乐配器);

2010年,国际电影参与创作:

Small World (Original Score by Klaus Badelt) (Orchestrated By: Guang-Ying Feng. 配器)

 

contact

E – mail: feng3155@126.com

 

 

 

 

 

 

Blog 博客

肖斯塔科维奇第一弦乐四重奏(作品第49号)

肖斯塔科维奇第一弦乐四重奏(作品第49号)创作于1938年夏天,他是用了六周时间完成的。这个四重奏听起来好像是开启了俄罗斯新古典主义的音乐特征,作品乐观,小调的动机,调式的对比,多调性综合等,既有其一贯创作手法,又有新的表现方式。自己曾经说该作品是“对童年情景的想象,犹如春天般的单纯与明亮。”
关于新古典主义的音乐特征,有很多文献可以查找,分析观察。就音乐本身而言,看起来很简单,实际上与前辈古典乐派、民族乐派的音乐概念有很大的不同。
我们仅仅看一下,或者聊一下第二乐章。从曲式结构上看似乎就是一个标准的三段式结构,第一主题在不同的结构段落出现五次,没有很大的变化,但是用传统的大小调概念分析其结构是说不清楚的。第一乐章的快板与第二乐章慢板形成对比,从a小调(或者是Aeolian调式)开始。由中提琴开始的四个变奏。具有俄罗斯民歌特点,但肖氏(以下“肖斯塔科维奇”简称“肖氏”)仅仅是用了一些民歌特点,并不是具体的那一首民歌。在四个忧郁的变奏之后,有一点点的情绪变化,乐章结束在a小调(Aeolian调式)主和弦拨奏上。
一般认为,肖氏的作品有多调式甚至有多调性综合的特征,这个说法在音乐学院作曲专业一定是要学习到的,尤其是被认为第二个巴赫平均律作品的“24首前奏曲与赋格”是一定要分析、学习、演奏的。学习者也能够从乐曲谱面分析出不同调式的综合,调性的综合与对比。但是,能非常有力地说明其作曲技法或者模仿写作有困难,不像我们写作传统的音乐作品那样得心应手。
那么,到底肖氏用了什么秘密武器?有那么神秘吗?
我们在学习作曲的过程中,对二十世纪的大部分作曲家都能了解到具体的作曲技法,哪怕是德彪西、拉威尔、梅西安、斯特拉文斯基、巴托克乃至无调性主义的新维也纳乐派(勋伯格等)。在前苏联,目前在二十世纪作曲家阵列中普罗科菲耶夫和肖氏是能算得上的。他们俩各有各的特点,作曲技法决然不一样,简单说,普罗科菲耶夫的作品的某一个片段听起来是一句一个高位调或者低位调,也就是说在横向上与古典风格有很大的不同,反之,肖氏是在纵向上不同。也就是说,肖氏的音乐在纵向上存在不同的调式甚至存在不同的调性。已经有很多理论文章谈到这个问题。
的确,就肖氏第一弦乐四重奏第二乐章而言,仔细观察,都能了解到有哪一些调式调性变化,在该乐章主题的调式分析中不要用大小调概念分析,用教会调式分析就很容易理解。比如,由十小节构成的主题(开始由中提琴演奏的)开始可以理解成a-Aeolian,后面几小节理解成a-Phrygian就行,后面的变奏只是对位(如第三次变奏是复对位)性质的,当主题第二次以降b-Aeolian调式出现在第一小提琴的时候,对位的第二小提琴是降b-Phrygian调式(在总谱排连号17的第三小节第一小提琴还原C与第二小提琴的降C在一个节拍点上,这种对置一直到最后都有,这种音响就构成了肖氏独有的音响。简易不简单。
至于和声,在二十世纪瓦解共性写作的时代里,各有各的招,比如德彪西的连续自然七和弦的平行使用、拉威尔的连续九和弦使用、等,都是在高叠置上做文章,又保留自己的音响特征,因此在法国,德彪西与拉威尔是死对头,就是音乐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一不小心就串了,你认为抄袭我,我认为抄袭你。肖氏也在这个这个乐章中在第三变奏结束部分也玩了这个把戏,即连续的九和弦,但是他利用配器手法,超高音、四个乐器声部之间超过八度描绘了的这种音响,似乎没有一点和声的意义了。
肖氏新古典主义特点主要是保留了音乐的可听性;演奏的非复杂主义,又不是什么简约派;保留了古典的曲式结构,有人说肖氏创作的时候总是摆放着莫扎特的作品;在俄罗斯民族音乐的基础上创作出不一样的古典音乐。(Oldfeng 20160221 于京师园)2019年12月5日编辑发布

肖斯塔科维奇《第二圆舞曲》

Dmitri Shostakovich – Waltz No. 2

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二圆舞曲,是一首通俗易懂的作品,在油-管上点击量达三千多万人次。简单说该作品就是与他的其它作品不一样,比较传统,基本上是共性写法的风格,这个作品诞生在前苏联最危险的时刻,面临经济大萧条、战争一拍即发,因此,有一点忧郁情绪,特别是再现段的长号独奏演奏主题。

为了让大家进一步研究该作品,特转载陌生人的博客,为了尊重作者,转载文章一字未改。

文章转自下面地址(感谢原作者):

http://zhiyanle.blog.hexun.com/70033712_d.html

 

俄国十月革命的周年日。想起了肖斯塔科维奇《第二圆舞曲》。如今,在欧美演奏那作品,经常是全场共鸣,歌声直上云霄,不少人情不自禁地翩翩起舞,全场顿时成了“俄罗斯之声”欢腾的海洋。那让人强烈感到的是:苏联的历史随着苏联的解体而结束了,但俄国的梦想还在继续浸染着全世界。那作品的魅力是什么呢?尽管音乐是“世界语言”、因而不需要某国文化知识就能分享该国音乐作品,但是,多少了解一些作品创作的背景故事,对感受分享还是有所帮助的。

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二圆舞曲创作完成于1938年。美国公共电视网PBS-的介绍和纽约时报2004年12月23日专题报道说:1938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爆发的前夕,欧洲和俄国的情势都非常敏感和非常复杂。当时,在欧洲,德国已经完成了发动世界战争的准备,并把苏联作为既是称霸协作的伙伴、又是最终必须征服的对象。而其它西方国家,正在经历空前的金融危机和经济大萧条,对德国的战争准备采取了所谓“绥靖主义”的政策;换句话说,他们重复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政策,试图把德国发动战争的祸水引向东方的俄国,遏制俄国称王称霸的蓝图成为现实、同时用规模战争去耗尽德国的称王称霸的企图。

1930年代,在俄国,斯大林完成了两个重大事情:一个,是把实现共产主义修改为实现社会主义、继承彼得大帝的现代化工业化建设,从而使俄国在革命动乱后能迅速恢复在欧洲的霸权地位;另一个,是通过肃反等手段,清除了几乎所有的可能对手或反对者、树立了绝对的个人权威,斯大林的话就是国家意志和国家法律、是审判一切的最高标准。就是说,当时,苏联也完成了迎接大规模战争的准备。

肖斯塔科维奇的音乐生涯前半部,就是在那种情势下发展起来的。介绍和报道说,其中有一段肖斯塔科维奇和斯大林之间的微妙关系的故事,那既是肖斯塔科维奇音乐生涯前半部分的绝妙诠注、又是肖斯塔科维奇音乐能在斯大林时代幸存的一个未解之谜。

开始进入音乐世界的时候,肖斯塔科维奇并不走运,许多音乐大家看不起他。后来,当时世界著名的俄国音乐家格拉祖诺夫看到了肖斯塔科维奇的巨大潜力,竭力推荐他到列宁格勒音乐学院学习。毕业后,肖斯塔科维奇开始发挥他的音乐天才,并很快得到了整个欧美音乐界的格外关注和高度赞赏,譬如,他的歌剧《麦克白夫人》一出笼就传遍欧美舞台。奇怪的是,一方面如此关注赞赏,一方面又批评说肖斯塔科维奇是“滥用天才”、作品充满了性感和血腥的味道。

如此全球运作,引起了斯大林的关注。1936年,斯大林在莫斯科观赏了肖斯塔科维奇的歌剧。第二天,肖斯塔科维奇在另一个城市的报摊看到了苏联当局喉舌《真理报》发表的社论,把他的作品称为“根本不是音乐,而是腐朽堕落和乱七八糟的噪音”。那时至今,俄国和欧美的史学和音乐界的学者都认为,那篇评论来自斯大林。不言而喻,在当时斯大林是国家绝对权威的环境中,肖斯塔科维奇感到那评论简直就是要宣判他的音乐生涯的死刑。

可是,奇迹:肖斯塔科维奇不但没有受到肃反一般的解职或流放,相反,他开始成为一个让人难以理解的全球性的大音乐家:那评论以后,肖斯塔科维奇和他的作品成为苏联社会主义现代音乐象征之一而出现在世界文化艺术的舞台,同时,他又被称为“反斯大林体制”的艺术家而出现在西方的政治评论舞台上。

为什么会出现那种“奇迹”呢?至今见解纷纭。有的见解说,不管怎样,肖斯塔科维奇的作品主要是歌颂苏联的战争胜利的,譬如,十月革命和收复乌克兰的炮火等等,都在他的作品中得到了尽情表达和竭力歌颂。因此,在苏联做“内功”和准备战争而不能用其它手段宣传苏联再次称强成霸的时候,就特别需要肖斯塔科维奇的音乐而把苏联胜利传遍全世界。如此一来,当然,斯大林个人再不喜欢肖斯塔科维奇的作品,苏联当局也要保住肖斯塔科维奇、不能采取肃反或流放的措施。当然,有些见解则说,毕竟,俄国有彼得大帝和叶卡捷林娜的改革开放的基础,斯大林意识到包括音乐在内的俄罗斯民族文化艺术的力量远远超过他的绝对权威的政治统治力量,正如他自己曾有言所说:“领袖来复去,人民永存。”。因此,不管西方社会怎么评价肖斯塔科维奇是“反斯大林体制”的,斯大林本人还是把肖斯塔科维奇当作俄罗斯民族文化艺术的发展人物看待、而不是作为政治对手或政治反对派而看待的。

正是在那种敏感复杂的情景下,肖斯塔科维奇写成了他的《第二圆舞曲》。一年之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然而,在德国酝酿的战争并没象西方“绥靖主义”政策所期望的那样、把战争祸水泼向东方的苏联,而是战争席卷了全球。更令人出乎意料的是,那场世界大战的结束彻底改变了世界版图:过去数百年里的几乎所有霸权都在战争中被严重消浅甚至从世界霸权列单中消失了,而在欧洲传统观念里的“野蛮落后”的美国和“边缘国家”的俄国,却成了世界霸权且主导了世界历史50来年。经过半个世纪的冷战,苏联解体了,俄国却还健在:斯大林所代表的俄罗斯梦想成了历史,可俄罗斯民族文化艺术所代表的俄罗斯梦想不但没成为历史,而且,还在以格林卡、柴可夫斯基、格拉祖诺夫、直到肖斯塔科维奇的俄罗斯音乐历史长河之奔流而继续浸染着全世界。如此,代表现代俄罗斯之声而迎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二圆舞曲》能得到世界共鸣、也该是情理中的事了。

或许是1930年代的欧洲特别盛行模仿美国的爵士乐吧,肖斯塔科维奇把《第二圆舞曲》写给爵士乐队。它用“3 – – | 1 – 7 | 6 – -| 6”的旋律引出主题。那顿时让人想起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的引子:“ 3 1 7 | 6 ”。两者都是典型的俄罗斯曲调音符,让人感到一望无际的旷野和一往情深的历史。表达同一境界的不同艺术手段是:柴可夫斯基作品的引子是用法国号演奏的,令人联想到的是欧洲古典或浪漫主义音乐常用的歌颂故乡河山和自然田野的表达手段;而肖斯塔科维奇的手段则是用爵士乐常用的萨克风演奏来引出主题,那令人感到的不但是歌颂俄罗斯广阔田野的传统手段、而且还有现代生活的时代气息,— 或许,肖斯塔科维奇试图借此表明他是个现代社会的音乐艺术家吧?

视频:

乐谱(钢琴)链接:

https://musescore.com/mozartandi3/shostakovich

青春无悔

1982年毕业以后,文艺单位,很容易有创作的机会,写过一些电视剧,有一部三集的电视剧《青春无悔》,是讲述江西共青城的故事,导演也是同时代的人,那个时候,原创作品少,艺术要求不算高,自由度比较好,总之,该片有一点悲剧的意思。(点击蓝色字体播放下面的谱例音响,算是一个慢板 (Adagio)作品)

该电视剧没有歌曲,当时这个主题的主奏是手风琴,剧组的人感觉还行。

这个旋律与我一贯创作一样,不在一个调上,由于刚毕业,和声并没有把握(实际上一直都很难找到感觉),这个旋律我一直在寻找最恰当的和声基础,上面的谱例是最近的编配,基本与旋律一致,实际上有转调:G大调、C大调、F大调、g小调,结束时回到G大调。结构很简单(旋律的结构不是理论能解决的,需要长期的听各种音乐,创作时有了主题、动机就很容易根据情形产生段落),做的demo是弦乐队,根据草稿在合成器上输入到Logic Pro,现在的弦乐音色很多,但每一个都是不同的方法(可能牵涉到版权,不能跟别人一样)。开始、结束用的是独奏小提琴,其它都是弦乐队音色。如果编曲,会有其它的技术问题,这里不是重点,要讲的是一个好的旋律如何配好和声是整个编曲的基础。多少年来,“赞歌”写得很好的作曲家依赖着编曲的人,作品的生存空间有限。如果想终身创作音乐,最好还是全面学习,要善于不同风格的旋律创作,善于捕捉不同风格作品的和声风格,最近由于国家的鼓励,出现了很多歌剧作品,由于以上的原因,听众的基本听觉存在问题,也就是一场歌剧下来,好听的不多。所谓“好听”不限于旋律,和声、配器、演奏演唱都在里面。当然,作品还有一个普及与传播的问题。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基本的音乐听觉,不论古典音乐还是新音乐,都有好听的与不好听的。也就是说音乐的价值在哪里。

血脈(音頻)

二胡與民樂隊《血脈》,應該是在2009年應邀創作的,演奏家是新加坡王桂英女士,指揮是新加坡指揮家郑朝吉先生,同年在BNU北國劇場首演。這個劇場雖然不是音樂廳,但聲音效果非常好,坐滿了人也有一點點自然混響。不過這個錄音不是我們錄的,當時我在現場,似乎錄音設備很簡陋,但是的確效果不錯。樂隊是天津民族樂團。今天偶然發現這個CD格式文件。由於蘋果垃圾桶沒有CD-ROM,只能從其他設備轉錄到Logic Pro,略加處理效果不錯。已經發給首演演奏者了。下一步我將改成管弦樂隊與二胡。敬請期待!

127126715

‘127126715 – do re is do re la is do so’ for Orchestra and Piano, is a music dance piece. It was created in 1994.

这是1994年创作的舞蹈音乐,那一年的夏天要为两个大型户外活动创作音乐,差不多有三个小时的纯音乐,牵涉到创作、小样制作、舞蹈排练音乐的不断修改,最后录制。由于题材多样,几乎没有新的音乐语言,当时大家的数字联系方式是“bb机”,就是电子传呼机,我记忆电话号码喜欢用音乐的唱名,这首乐曲的名称就是我当时的pp机号码。将这个音名的简谱阿拉伯数字作为主题,然后在副部与展开部有移位,很容易识别。最后的风格有一点肖斯塔科维奇与老柴的影子。当时只能写这种风格,要不弄不成。 :)

布鲁克纳第四交响乐(浪漫)

最近完整听了布鲁克纳第四交响乐这部作品的CD,又在优酷里发现视频: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A2MTE0NDY4.html?f=2727340

直觉与蛛丝马迹

        闲暇,拿出总谱,在音响上听了全曲,由于布鲁克纳的音乐并不那么受重视,很少专门研究,但是交响乐全集还是有许多版本,仔细品味发现第四交响乐有一种室外音乐特点,会联想到贝多芬第六(田园)交响乐,整个作品罗马天主教音乐风格很浓,有人说他受瓦格纳音乐影响很深,但听不到瓦格纳音乐那种与尘世有密切关系的特点,由于布鲁克纳年轻时候是管风琴手,在教堂工作多年,终生信奉天主教,音乐比较纯粹。这一点会让你不停地听完全曲。

        四个乐章结构比较典型,延续贝多芬的结构方式,但是从乐队编制上看有许多改变:圆号是F 调的,但小号也是F 调记谱(注意,现代乐队都会移到降B调或者C调小号记谱),长号已经有三只,还有大号。但是定音鼓就两只,该曲是降E 调交响曲,因此只有主音与属音两个音,而且只在无调号的低音谱表上记录,(在德文版的总谱里面不要误认为是还原B音与还原 E音)。

        和声听起来与贝多芬没有很大的区别,但对位的手法与和声结合很有特点,调性与调式转换的频率也多一些,更直接一些(当时有人批评他,说他的交响乐听起来像管风琴,这说明了布鲁克纳充分利用了和声与对位相结合的技术)。见下面谱例,连续四度进行的和声不是柱式的,而是更多地使用共同音来连接:IMG_20140929_095157_edit

       布鲁克纳后来到维也纳一直从事音乐教学,而且专门拜访了对位大师学习对位,对自己的作品不断修改,也允许别人重新配器他的作品,因此,布鲁克纳相同的作品,特别是交响乐的不同版本的特点,在音乐学上是一个很有意义的研究课题(目前国内没有见到相关研究),他一直活在19世纪,不像有一些作曲家跨越到二十世纪,因此,他的音乐风格一直保持非常的一致。不过,不管有多少个不同的版本,听起来永远是布鲁克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