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水

资料:

关于二胡曲《江河水》《江河水》原为双管独奏曲,取材于东北地区“辽南鼓乐”中的笙管曲牌《江河水》和《梢头》。六十年代初,黄海怀将其移植成二胡独奏曲。 《江河水》来自于“辽宁鼓乐”,系声乐曲牌名,原名《江儿水》,在昆曲、京剧中常用在庆功饮宴或发兵征战时歌唱。

王石路、朱广庆、朱长庆和谷新善将其改编为双管独奏曲,1962年在广州首届羊城花会上首演。
黄海怀又将其移植为二胡曲,于1963年5月“第四届上海之春全国首届二胡独奏比赛”中演奏,是二胡演奏者的必修曲目之一。
1964年被选作为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中第一场《东方的曙光》的配乐。(维基)
二胡曲由黄海怀改编,作品采用了单三部曲式结构,由引子和3个段落组成。
引子是由主题旋律中提炼出来的一些特征性音构成的散板部份,节奏较为自由,强弱对比非常强烈,富有戏剧性,后以无声的抽泣结束全曲。

黄海怀(1935-1967),江西萍乡人。当代著名二胡演奏家、作曲家。1949年–1952年在萍乡三中(鳌洲中学)读初中,他的二胡作品在发展传统演奏技巧的同时,敢于大胆借鉴西洋音乐的手法,因此既具有本民族的特色,又有一定程度的推陈出新。其代表作品为二胡曲《赛马》,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杰出的二胡作品之一。他曾为武汉音乐学院教授,文革初期含冤而死。

近年,本人本着学习与研究悲切的音乐的初衷,用中提琴、小提琴钢琴三重奏的形式,改编了《江河水》

该改编版本目前还没有演奏,有意演奏的可以联系本人。邮箱:feng3155@126.com

龙应台 文

龙应台,1952年2月13日生于中国台湾高雄大寮乡眷村,现代作家、曾担任“台湾文化部部长”。

1974年毕业于台湾成功大学外文系后,赴美国求学,后获堪萨斯州立大学英美文学博士。[1]1988年迁居德国,在法兰克福大学任教授。1994年,出版《人在欧洲》。[2]1998年,她的三部书《啊,上海男人》、《这个动荡的世界》、《故乡异乡》在上海相继发行。[3]1999年,龙应台出任台北市首任文化局局长。2008年在香港大学教授任上获评为孔梁巧玲杰出人文学者。[4]

風月同天

一般輿論中,對社會行為的反省多,對文化深層的思索少,對文字語言的深究就更少了,而其實,文化深層是種種社會行為的來由,文字語言又更是文化最深處、埋在地下的根了。

這位武漢的學者問:「為什麼別人會寫『風月同天』,而你只會喊『武漢加油』?」

有原因的。

如果集體的語言貧乏、草率、粗糙,甚至粗暴,那是因為集體的心靈貧乏、草率、粗糙,甚至粗暴了⋯⋯

———————————————-
作者:韩晗 上海文匯報

为什么别人会写“风月同天”,而你只会喊“武汉加油”?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这八个字火了,火的不是时候,也是时候。

不是时候,是因为正值疫情蔓延,危急时刻不能玩情调,否则自讨没趣。说是时候也有道理,恰是传统文化复兴的关键时刻,此时不火,更待何时?

很多人不懂这几个字的来由,我初看也不知来自何处。幸亏钱文忠教授微信解惑,细述八字来由,始知渊源有自。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尤其行文修辞典雅,但我们大多数都望尘莫及。“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这八个字,是盛唐时日本权臣长屋王赠给中国高僧大德袈裟上刺绣的字,后面还有“寄诸佛子,共结来缘。”日本是非常尊重中国传统文化的国家,尤其是唐代文化。其实唐代也是中国修辞学的一个重要起点,古文运动与诗歌皆为中国文学之冠,而且“修辞”一说正是在古文运动中被较为系统地提出:
君子居其位,则思死其官;未得位,则思修其辞,以明其道。

语出韩愈的名篇《争臣论》,“修辞明道”是中国古代最重要的修辞主张,在韩愈看来,修辞的核心是“惟陈言之务去”、“惟古于词必己出”甚至“必出于己,不蹈袭前人一言一句”,一言以蔽之,修辞必须创新。韩愈本人是修辞大师,我们知道韩愈写过《师说》,这是文质彬彬的韩愈。梁实秋先生讲过,骂人也是语言艺术。所以说修辞当然不只是温文尔雅,骂人骂到极致,更可见骂人者修辞水平之高:

夫佛本夷狄之人,与中国言语不通,衣服殊制;口不言先王之法言,身不服先王之法服;不知君臣之义,父子之情。假如其身至今尚在,奉其国命,来朝京师,陛下容而接之,不过宣政一见,礼宾一设,赐衣一袭,卫而出之于境,不令惑众也。况其身死已久,枯朽之骨,凶秽之馀,岂宜令入宫禁?

韩愈骂的谁?佛祖释迦摩尼的舍利子,当时唐代佛教盛行,唐宪宗执政时,法门寺开塔,全民迎佛祖舍利,一时盛况空前。韩愈反其道行之,直接给唐宪宗上书,在他看来,即使释迦摩尼借尸还魂,不远万里来长安朝拜,最多也只是安排外交部长请客吃个饭,皇帝送一件袈裟,然后送客滚蛋,到此为止。若是尸骨就算了,这玩意儿不但“枯朽”而且“凶秽”。一代文宗,如此辱骂佛祖却不带一个脏字,恐怕旷古绝今,行文中处处见怒火却笔扫千军,更见识其修辞登峰造极,中国古典修辞之美,于此亦可见一斑。

这次新冠肺炎蔓延,满世界看到的是“武汉加油”,或者“湖北加油”,再往上“中国加油”,精神可嘉,但修辞贫瘠却令人汗颜。后来日本方面又送来援助物资,又改写“岂曰无衣,与子同袍”,这句话很多人倒是读过,因为入选过中学语文教材。遗憾在于,这些课文年轻时都耳熟能详,甚至还能背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名句,可惜到头来激动了兴奋了还是只能说一句:卧槽。

当然有人说,谁说我们在修辞上没有创新?且看我们创造出了古人从未使用过的新成语——

全面推进、统筹兼顾、综合治理、切实抓好、扎实推进、加快发展、持续增收、积极稳妥、从严控制、严格执行、坚决制止、明确职责、坚定不移、牢牢把握、积极争取、深入开展、注重强化、规范改进、积极发展、明显提高、不断加强、大幅提高、显著改善、日趋完善、比较充分……

说上述词汇是成语的,不但蠢,而且坏,这些词汇的本质是令人望而生畏的保守修辞,这不禁让人联想“多快好省”、“三面红旗”等四字搭配。四个字的不只是成语,也可能是易烊千玺。就像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下联对“一带一路四中全会”,对仗平仄都没大错,但是不能这么用。

今天我们的修辞似乎走入到死胡同里,前进无路,倒车无力,官样文章中的修辞贫瘠犹如念经,据说已经延伸到了小学生作文。如果我们把这种词汇而不是“风月同天”或是“岂曰无衣”传给我们的后人,试想千百年之后的子孙后代,会用什么样的语言交谈?

顺便说一句,除了中国大陆修辞贫瘠之外,另外一处修辞灾区就是香港,当然我不是说香港的学者与作家,最好的汉语修辞——饶宗颐、金庸、董桥与最差的汉语修辞——港媒都在香港,港媒的抑郁狂躁,其修辞已不止于贫瘠,如“XXX劈三腿狂亲嫩模”、“XXX巨乳诱惑贱男”之类的洪水猛兽般标题已经自成一家,令人侧目,怕羞者不敢当街读报,怕反面标题吸引路人误判自己是登徒子。这种修辞亦不是香港特有,乃至民国上海小报风格,1949年风云突变,一批报人南下香港,也将这类杂碎修辞带来,始开此风,七十年来修辞不变,近年来反而愈发光怪陆离,亦是奇闻。

当然好的中文修辞也并非只有日本有,中国台湾与海外华人也保留了非常好的修辞传统。记得十几年前,正在读大学二年级,一位台湾学者给我写信,“台鉴”二字一时无法理解,也不知回信是否也该用这两个字,于是急盼有高人解惑。

正好某个阳光灿烂的夏季中午,古典文学专家杨树帆教授邀我到府中品茶,我忽然想到此事,于是问及此问题,杨教授微微一笑,用浓重的四川口音为我解答:“除了台鉴,还有钧鉴、惠鉴,这是古人写信的尊称,表示是请你过目,玩修辞,古人花样多得很。看看我们今天,写信在对方称呼后面只会加‘你好’这两个字,但是对方如果女性,你就不要用台鉴,最好用芳鉴、淑鉴,如果年长的女性,则可以用惠鉴。”

临别前,杨教授建议我读陈望道的《修辞学发凡》,他告诉我,修辞是一门学问,形容为人类语言的一种境界亦不为过。后来我读西方理论史时发现,古希腊人重视修辞,古罗马更甚,干脆将修辞学发端为学问,犹如中国古代的“六艺”,以至于相关论著好几种,如昆体良(Quintilian)的《修辞教育》(Institutio oratoria)与无名氏的《献给赫伦尼》(Ad Herennium)。

古希腊与罗马人的修辞,恰用在政治学上。比如说西塞罗,是政治家也是修辞学家。古罗马贵族16岁就要去念修辞学校,犹如我们今日的大学,学的就是如何雄辩,如何说话,如何成为一个用语言表达思想的人。但修辞与政治相联系,却源自雅典民主政治的伯利克里,在雅典时代,“言(logos)行(ergon)一致”是雅典时代修辞学的核心命题。比如说雅典时代对于好吹牛逼者(eu legein),一样鄙视有加。

其实从古希腊到古罗马的修辞学,说到底无非是研究如何通过语言来精准、优雅地传递信息。说到优雅,这里面就自然就会“花样多的很”,因此古罗马的诗歌,翻译起来绝非易事,当中一个代表是古罗马语言大师维吉尔。这位诗人说话并不容易让人一眼读懂。马克思是维吉尔的拥趸之一,在马克思最有名的那篇《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里,开篇如是说:

我们不是那种心怀不满的人,不会在普鲁士新的书报检查法令公布之前就声明说:Timeo Danaos et dona ferentes。

最后这句话是拉丁语,Danaos是答耐人的意思,就是希腊各部族人。整句话翻译成中文就是:“纵然希腊人携礼登门,我亦恐惧万分。”这是维吉尔在《埃涅阿斯纪》里的名句,懂得拉丁文的人不多,但知道马克思这句话的人不少,可是有谁知道语出维吉尔?

说维吉尔是修辞大师,马克思亦不遑多让。比如说这句话德文原文中用了“Unzufriedenen” 一词,翻译成英文是malcontents,就是“心怀不满的人”的意思。这个单词在马克思的文集中并不鲜见,但绝不止一种意思,有心的人可以查一下,在不同的文章中,各自是什么含义。这般看重修辞,今日看来近乎不可思议。

杨教授说“玩修辞”,于我启发甚大,修辞本身就是用来玩的。要把玩品读,我喜欢读台湾作家的书,包括台湾学者。因为台湾没有经历过五四,没有被“口头的白话文”瞎折腾,也没有经历过一系列政治运动,更不会被大字报体与口号诗所荼毒。当然与之类似的地方还有海外华人,有一段时间喜欢马华作家,也是因为修辞,比如说黄锦树。

这几年每到海外大城市,必去唐人街,既是旅行,也是思考。当中最喜欢悉尼唐人街,因为华人去悉尼较早,因此店铺招牌、报章启事乃至对联匾额,无一不有着典雅的修辞,“礼失求诸野”便在于此。人家的报纸,内容不过是海外华侨的生老病死与悲欢离合,但读来却令人齿颊留香。

中国学生缺乏三门课:伦理、逻辑与修辞,这是我一直以来的观点,没有伦理,不知善恶,缺乏逻辑,难判是非,不懂修辞,不辨美丑。修辞与美丑何干?修辞是语言之美,语言是人类最基础的交流符号,往上则是图像。连语言的美丑都不分,谈何图像?当我们嘲笑“老年专用表情包”时,这些表情包也在嘲笑我们,正如你凝神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你。待你满头白发时,审美未必强于今日的父辈。

最后再冒死说一句,我们的修辞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若再不创新,中国人几乎丧失了会说话的能力。创新要有方向,是应当朝更远的历史深处回望。就像是当人家说出“风月同天”时,我们不只会说一句“谢谢”,因为我们自己也知道,“武汉加油”和“风月同天”,不搭。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日 于小茗堂

日本援漢物資留言:山川異域 風月同天 :http://paper.wenweipo.com/2020/02/10/CH2002100014.htm

创作・实验・反思

创作・实验・反思

作曲实验性创作免不了。

如果创作通俗歌曲,也许只需要与歌词配合好,准确表达就行,至于是否成功,那会牵涉到演唱、编曲、推广等很多方面。

如果要让管弦乐作品或者钢琴作品成功,就得有一定的创造性。

要有创造性就得不断的实验。

当然,用乐队实验成本很高。目前用电脑音乐实验是一个比较好的手段。

但是也要花很多时间,往往会把灵感冲跑了。

    回过头来还是要仔细动笔,在五线谱上手写是必须的。“没谱”的作曲家都是高手,前提是钢琴要很好且有即兴作曲的基础。

用钢琴或电脑,甚至制作模拟乐队是必要的,这是目前比较流行的创作方法。

         下面是要准备创作一个以闽南音乐的一些素材的管弦乐队组曲,使用钢琴音色制作的基本结构,传说中的“内心听觉”不是人人都具备,我们这一代人基本没哟那个能力,这也是很难听到我们这一批人创作出特别好的作品的原因。

尽管如此,还是得创作,到了写不动的时候会后悔。

现在有这个条件,有了创坐的灵感很快就可以上网让大家能感觉到,有时会听到中肯的批评,这个很重要。

管弦乐组曲《闽南随想曲》(钢琴音色实验性创作,征求意见稿

(要解释的是,这次创作没有以调性和声为主,刻意回避一般功能和声,大家听到什么可以直接评判。如果到了乐队写作阶段,可能会修订结构)

  1. 故乡(慢板)2. 小茉莉(不太快的快板)3. 农夫之歌(小快板)4. 回旋曲

2020年,少糖之年

2020年,少糖之年

TARA PARKER-POPE

2020年1月3日

《纽约时报》中文简报]

归根结底你只需要这么一个新年健康决心:停止食用添加糖。

虽然你可能觉得自己吃的糖不多,但很可能你摄入的比你意识到的要多得多。它潜藏在近70%的包装食品中,面包、健康食品、零食、酸奶、大多数早餐食品和酱汁内都含有添加糖。美国人平均每天摄入约17茶匙添加糖(不包括水果或奶制品等食物中天然存在的糖)。这大约是男性最高摄取量(9茶匙)的2倍,女性最高摄取量(6茶匙)的3倍。对于儿童来说,根据年龄和热量的需要,添加糖的限制应该在3茶匙左右,最多不超过6茶匙。

减少添加糖并不意味着节食和剥夺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也无需计算卡路里或减少脂肪。事实上,一旦停止食用添加糖食物,你会用味道更好的食物来代替它们。而且,是的,你仍然可以吃甜点。

无论你是瘦还是胖,减少饮食中的糖分都可以令你获益。“这与肥胖无关,而是与新陈代谢健康有关,”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儿科内分泌学教授罗伯特·勒斯蒂格(Robert Lustig)博士说。他是最早就添加糖的风险发出警告的人之一。他的90分钟演讲《糖:苦涩的真相》(Sugar: The Bitter Truth),自2009年以来已经被观看了900多万次。

“糖会启动你体内的衰老程序,”勒斯蒂格说。“吃的糖越多,变老的速度就越快。”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到发布美国国家膳食指南的美国疾病预防与健康促进办公室(Office of Disease Prevention and health Promotion),许多卫生机构都认为减少添加糖是个好主意。像勒斯蒂格这样的批评人士认为,反对摄取糖的理由和反对吸烟或酗酒一样有力。(这些建议遭到了与糖业有关的团体的攻击。)

许多人从来没想过每天吸烟喝酒这种事,然而却可能因为吃了太多的糖,从而不知不觉地损害了健康。

“糖肚”

如今许多科学家认为,添加糖是肥胖流行的罪魁祸首,但体重正常的人也会因摄入过多的糖而出现同样的健康问题。一项历时15年的研究发现,即使对不超重的人来说,摄入大量添加糖也会令心脏病的风险增加一倍。添加糖还会增加患上2型糖尿病、癌症、中风甚至阿尔茨海默病的风险。

饮食中添加太多的糖会损害肝脏,就像酒精一样。大约三分之一的美国成年人和13%的儿童患有非酒精性脂肪肝,这种情况与食用添加糖的增加有关,并可能发展成严重的甚至致命的肝病。

我们都见过与过量饮酒有关的啤酒肚。摄入过多的添加糖会导致类似的“糖肚”,也就是腰围比臀围粗。“糖肚”的发生,是因为肝脏反复检测到果糖(水果中存在的一种糖,也被添加到许多加工食品中)超过人体所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肝脏会把多余的果糖分解成脂肪球,然后这些脂肪球会进入血液,沉积在内脏和腹部周围。

水果与果糖

难道糖不是天然食物吗?这是制糖业经常宣扬的一种相反的观点,但我们大多数人摄入添加糖的方式并不天然。当你吃草莓或其他水果时,你吃的是天然状态的果糖,其中含有若干种微量元素和纤维,会降低吸收速度和糖分进入血液的速度。所以,吃水果是没问题的!当你以食用水果的方式摄入果糖,你的身体可以应付。

但是,在超加工食品和饮料中的果糖是从玉米、甜菜和甘蔗中浓缩出来的,而且大部分甚至全部的纤维和营养成分已被去除。没有纤维来减慢摄入速度,你的身体会一下子摄取大量的果糖,从而造成破坏。

大量食用加工过的果糖还会使人体对脑激素瘦素的反应减弱,这是一种抑制食欲的天然激素。高糖饮食者会出现一种称为“瘦素抵抗”的疾病,大脑会停止获取停止进食的信息,从而导致体重增加。

科学界越来越多地认识到果糖在加工食品和饮料中的成瘾性。大脑扫描影像研究表明,果糖会影响大脑的信使中心多巴胺系统,该系统控制着我们对愉悦感的体验。摄入大量的添加糖会导致大脑的变化,这与那些对可卡因和酒精成瘾的人产生的变化是相似的,这也是我们许多人发现自己渴望甜食的原因之一

减糖是一个简单的概念,但当超市提供的大多数食品中都含有添加糖时,减糖就会很困难。加里·陶布斯(Gary Taubes)是《反对食糖的理由》(The Case Against Sugar)一书的作者,同时也是低碳水饮食的倡导者,他对食品行业给出的适度食用添加糖的建议嗤之以鼻。陶布斯把宣传加工食品和添加糖的有害影响当成了自己的事业。他说,像香蕉面包之类的食物只吃上几口,就让他想要更多

“如果我开始允许糖进入我的生活,这将是一个危险的滑坡,”他说。“我认为对于许多人来说,控制自己的摄糖习惯是他们可以为健康所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如果他们无法实现完全杜绝,那么几乎杜绝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参加7天减糖挑战

那么如何开始减少饮食中的添加糖呢?可以从参加我们的7天减糖挑战开始,它将每天提供削减添加糖的新策略。在一周结束的时候,你将已经开始采用一些新的健康习惯,从此走上永久减少添加糖的健康饮食之路。

在开始的时候,建议从早餐中减糖,早餐通常是一天中最甜的一餐。少喝含糖饮料并食用全食而非包装食品会使你的糖摄入大幅下降。如果你很想吃甜点,请改吃水果(除了大部分是糖的葡萄),最好将其他类型的甜点限制为每周一次。

当你阅读食品上的营养标签时,注意那些伪装成其他东西的添加糖。“应该记住,添加糖有很多不同的名称,例如‘红糖’、‘甜菜糖’、‘龙舌兰花蜜’和‘蜂蜜’,”哈佛公共卫生学院营养系主任胡丙长(Frank Hu)说。“但别被这些名字骗了,因为它们都是添加糖,具有相似的代谢作用和额外的卡路里。”

减少添加糖摄入并不容易。在不摄入添加糖的前五天里,你可能会渴望吃甜食。而且要注意的是,研究表明,我们中的许多人特别容易在晚上渴望含糖的零食。

但是坚持下去,很快渴望就会消退。你会开始感到精力充沛,更加专注,更少烦躁。甚至可能会减重。

我们的挑战是7天,但我们的目标是改变你的饮食并坚持新习惯,以实现一生健康的饮食。一项对超重儿童的重要研究表明,在减少添加糖仅10天后,许多代谢指标——包括血压,胆固醇和血糖——均得到改善。

请注意,减少添加糖并不意味着你要完全摆脱甜食。如果你采用的日常标准饮食是无添加糖的全食,那么你仍然会从天然糖中摄取大约10%的卡路里。一旦你控制了添加糖的量,偶尔的巧克力或甜品就不会使你前功尽弃。勒斯蒂格建议连续三个星期不摄入添加糖,以使大脑的多巴胺系统恢复正常。

“然后你可以重新引入一些食物,”勒斯蒂格。“但这必须在你的控制之下,而不是在食品行业的控制之下。”

Lonely Christmas Eve

Now is the time when the East Asian time zone is preparing for Christmas Eve, festivals from the West, not many people here care, and people who care may be lonely.  This song is “Lonely Christmas Eve”.  Let’s be alone with this song. (By Oldfeng )

music by oldfeng

关于配器的色彩问题

音乐的色彩概念实际上可以与美术、绘画关联,其中有相同的术语。许多音乐能听出某种色彩,但是,音乐的色彩与音乐的各个环节都有关系,与音调、音色、多声部、乐器的特点等。但是,作为多声部作曲,也就是各种室内乐、交响乐等,都与色彩有密切的关系。所以,在学习作曲的时候,会接触到以上所提到的所有音乐表现方式。但是,作为音乐中重要的一个技术概念——“配器”来说,这一种表现乐曲色彩的技术,有许多需要专门的学习与练习,或者大量的研究音乐作品才能得到一些创作能力。

有一种概念在共性写作时期,或者印象派,或者更复杂的调性音乐里,音乐的转调或者临时转调需要改变乐器或乐器的音色。这个问题在学校学习的时候,印象很深。

上面的音频文件《孤独的平安夜》是今天(平安夜20191224)编的,可以听出调性在有一点变化的时候,乐器或者乐器的音色有变化。

新作品尝试

2019年快过去了,今天(20191216)来了第二场雪,正好一个新作品经过很长时间的构思,找适合时代的风格、多数人认为能听、与自己以前的极端与平庸做一个了断!

今年与两个交响乐团接触了一下,基本是失败的,只能说自己已经非常落后了,现在的乐团,没有人家不能演奏的,只有你写得不靠谱的!要想出像样的作品,得深思熟虑,拿不出手就不要拿。

当下,作曲家的确是俺们有史以来人数最多的时代,有一些牛叉的大碗出口就是这个作品是垃圾,那个作品是垃圾,就是看不到自己的作品是不是垃圾!不管什么样的作曲家,各人都有各人的优缺点、常处与短处。不一定科班出来的就比草根厉害,全世界也只有一个贝多芬,但音乐与世间的草木百花一样,不可能都是垃圾的。何况,俺们的音乐生活环境、艺术环境没有人家那么贵族化,不同的音乐作品欣赏的人群不一样,国家大剧院不是人人都去过,重要的是优秀的作品要从大剧院走出来,走向世界,给人类留下一点能愿意听的声音,这也是大多数专业作曲家的梦想。

2019年第二场雪,这是小区的小庙

未来某交响乐尝试的de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