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位 学习

本学期结束了对位教学,也许是职业生涯最后一门课程结束,因为人到码头车到站,该休息了。

对于多年的音乐理论教学感触良多,总是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认真总结,借助新媒体,自己的网站可以不用顾及什么而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

2004年之前我上过配器大课,之后由于在师范院校,且师资力量不足,因此四大件基本都上过大课,由于学校结构的关系,老本行的作曲课基本停止教学。由于大课且学生都是表演方向的,基本没有压力,但是经过几轮教学,要平衡学生成绩、收获、自己从中得到进修等方面,因此在教学上不断改革,根据学校规则改变教学模式,但是,不管是那一门课程我还是坚持能够改题,不能像综合大学里那一些理论课程,上百人的课程老师讲完就完事,学生是否有收获没人管。但是四大件作为作曲或者音乐专业必修课程,仅仅听一听毫无意义,所以我的课都必须做作业,这样就会有的同学恨,有的学生喜欢,结果是有学生收获多多,也有学生为难。

更多的感触在以后的博客里再与大家分享,今天仅仅把刚刚结束的对位教学说说感触。

这门课在前几年曾经开过,学过对位的人都知道,作为创作,现在很少用严格的对位作曲,因此,慢慢会疏远这个技术,如果要教授这门课必须重新学习,后来来了新人,我就转手他们教,本学期由于新人出国,我又再教一轮,也就是最后教一次。经过几年的师范院校音乐课程教学,有了一些经验,那就是得认真备课,有一定的质量保证,还要顾及不同的学生,有喜欢的,有自学作曲的,也有以后会朝理论方面发展的,对照学校的教学大纲,要在一个学期学完对位法的基本概念,不是作曲的学生,要创作有一定的难度,所以我既要让学生接触一定的对位程度,甚至是现代对位音乐,也要有一定的书面联系,好在这一班已经学过一年和声,也是我教过的,知道他们的兴趣,也知道他们的能力。因此做了一个非常详细的教学计划,自己也完整复习一下对位。刚刚考完,效果很好,有意思的结果是:聪明的学生,不怎么上课也能考高分,也有很好的基础的学生觉得对我上课有一些多余,于是就不用心听讲,考试的结果还没有不怎么上课的好,大部分同学都是乖巧的学生,认真听讲、作业、笔记、拷贝PPT,高分都是这一些学生。

今年的考试题目除了常规文艺复兴时期的基本对位、复对位,二声部、三声部以外,也出了一个欣德米特的“调性游戏”里的F调三声部赋格,当然不是让学生分析其音高结构(另文解释),也不是用赋格技术概念分析其结构,仅仅只是要求分析其复对位而已,因为这一首作品也在课堂上讲过一部分,这是一首完全镜射结构新调性作品,各个部位都有镜射结构,倒影、逆行倒影、逆行都有。

谱例音响:

两面谱例:

Fuga in F_to_analyze01

Fuga in F_to_analyze02

从谱例的颜色分类可以清楚了解到其复对位技术,有一两个学生能够观察到镜射点,也就是从镜射点开始基本是前一部分点镜射,大部分同学也能观察到可动对位等技术特向,用对位的语言表述也许有纵横可动对位的地方对于只学了半年的学生不现实,没有要求非要用对位术语,仅仅用自己的语言表述清楚各个部位结构就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