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斯塔科维奇第一弦乐四重奏(作品第49号)

肖斯塔科维奇第一弦乐四重奏(作品第49号)创作于1938年夏天,他是用了六周时间完成的。这个四重奏听起来好像是开启了俄罗斯新古典主义的音乐特征,作品乐观,小调的动机,调式的对比,多调性综合等,既有其一贯创作手法,又有新的表现方式。自己曾经说该作品是“对童年情景的想象,犹如春天般的单纯与明亮。”
关于新古典主义的音乐特征,有很多文献可以查找,分析观察。就音乐本身而言,看起来很简单,实际上与前辈古典乐派、民族乐派的音乐概念有很大的不同。
我们仅仅看一下,或者聊一下第二乐章。从曲式结构上看似乎就是一个标准的三段式结构,第一主题在不同的结构段落出现五次,没有很大的变化,但是用传统的大小调概念分析其结构是说不清楚的。第一乐章的快板与第二乐章慢板形成对比,从a小调(或者是Aeolian调式)开始。由中提琴开始的四个变奏。具有俄罗斯民歌特点,但肖氏(以下“肖斯塔科维奇”简称“肖氏”)仅仅是用了一些民歌特点,并不是具体的那一首民歌。在四个忧郁的变奏之后,有一点点的情绪变化,乐章结束在a小调(Aeolian调式)主和弦拨奏上。
一般认为,肖氏的作品有多调式甚至有多调性综合的特征,这个说法在音乐学院作曲专业一定是要学习到的,尤其是被认为第二个巴赫平均律作品的“24首前奏曲与赋格”是一定要分析、学习、演奏的。学习者也能够从乐曲谱面分析出不同调式的综合,调性的综合与对比。但是,能非常有力地说明其作曲技法或者模仿写作有困难,不像我们写作传统的音乐作品那样得心应手。
那么,到底肖氏用了什么秘密武器?有那么神秘吗?
我们在学习作曲的过程中,对二十世纪的大部分作曲家都能了解到具体的作曲技法,哪怕是德彪西、拉威尔、梅西安、斯特拉文斯基、巴托克乃至无调性主义的新维也纳乐派(勋伯格等)。在前苏联,目前在二十世纪作曲家阵列中普罗科菲耶夫和肖氏是能算得上的。他们俩各有各的特点,作曲技法决然不一样,简单说,普罗科菲耶夫的作品的某一个片段听起来是一句一个高位调或者低位调,也就是说在横向上与古典风格有很大的不同,反之,肖氏是在纵向上不同。也就是说,肖氏的音乐在纵向上存在不同的调式甚至存在不同的调性。已经有很多理论文章谈到这个问题。
的确,就肖氏第一弦乐四重奏第二乐章而言,仔细观察,都能了解到有哪一些调式调性变化,在该乐章主题的调式分析中不要用大小调概念分析,用教会调式分析就很容易理解。比如,由十小节构成的主题(开始由中提琴演奏的)开始可以理解成a-Aeolian,后面几小节理解成a-Phrygian就行,后面的变奏只是对位(如第三次变奏是复对位)性质的,当主题第二次以降b-Aeolian调式出现在第一小提琴的时候,对位的第二小提琴是降b-Phrygian调式(在总谱排连号17的第三小节第一小提琴还原C与第二小提琴的降C在一个节拍点上,这种对置一直到最后都有,这种音响就构成了肖氏独有的音响。简易不简单。
至于和声,在二十世纪瓦解共性写作的时代里,各有各的招,比如德彪西的连续自然七和弦的平行使用、拉威尔的连续九和弦使用、等,都是在高叠置上做文章,又保留自己的音响特征,因此在法国,德彪西与拉威尔是死对头,就是音乐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一不小心就串了,你认为抄袭我,我认为抄袭你。肖氏也在这个这个乐章中在第三变奏结束部分也玩了这个把戏,即连续的九和弦,但是他利用配器手法,超高音、四个乐器声部之间超过八度描绘了的这种音响,似乎没有一点和声的意义了。
肖氏新古典主义特点主要是保留了音乐的可听性;演奏的非复杂主义,又不是什么简约派;保留了古典的曲式结构,有人说肖氏创作的时候总是摆放着莫扎特的作品;在俄罗斯民族音乐的基础上创作出不一样的古典音乐。(Oldfeng 20160221 于京师园)2019年12月5日编辑发布

菲利普•格拉斯

菲利普·格拉斯(Philip Glass),美国作曲家。创作融合了摇滚乐、非洲与印度音乐、西方古典音乐的元素,作品经常重复简短的旋律和节奏模式,同时加以缓慢渐进的变奏,被称为简约音乐。典型作品有《音乐的十二个部分》(1974年),著名作品有《北方的星》(1975年)、《玻璃工厂》(1982年)、歌剧《海滩上的爱因斯坦》(1976年)、《阿赫那吞》(1983年)。中文名菲利普·格拉斯外文名Philip Glass国籍美国出生地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出生日期1937年1月31日个人简介菲利普·格拉斯(Philip Glass,1937年–),美国作曲家。菲利普·格拉斯他的创作融合了摇滚乐、非洲与印度音乐、西方古典音乐的元素,作品经常重复简短的旋律和节奏模式,同时加以缓慢渐进的变奏,被称为简约音乐。20世纪中期,格拉斯与史蒂夫·赖希、拉蒙特·扬、特里·赖利等美国作曲家开始创作这种风格的音乐。 《音乐的十二个部分》(1974年)是这一时期格拉斯的典型作品,全曲长四小时。他最著名的作品有《北方的星》(1975年)、《玻璃工厂》(1982年)、歌剧《海滩上的爱因斯坦》(1976年)(该剧以科学家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生活为依据,与剧作家兼导演罗伯·特威尔逊共同完成)、《阿赫那吞》(1938年)(关于埃及法老和公元前14世纪的一位宗教改革家)。生平1937年1月31日,格拉斯生于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祖上是立陶宛犹太人,因为父亲开了一家音像店而从小对从贝多芬到肖斯塔科维奇的各个时期的古典音乐都有所涉猎,后来就读于朱利亚音乐学院,又赴巴黎受教于娜迪亚·布朗热。后来与印度音乐家拉维·香卡合作后对非西方音乐发生了浓厚兴趣,并独立发展出了自己的简约主义风格。他的音乐创作往往涉及世界各地的不同文化。在谈到自己的信仰时,格拉斯曾说自己是“犹太-道教-印度-托尔特克-佛教徒”。1967年格拉斯定居纽约,次年组建菲利普·格拉斯合唱团,演出作品时采用音响放大设备。格拉斯还经常演奏电子键盘乐器。音乐风格及创作格拉斯的作品类型多样,创作时经常与舞蹈、电影、戏剧界艺术家合作。《内战:树倒下后最容易丈量》(1983年)就是融会各路艺术家智慧的力作。这部剧作长达12小时,第五幕和最后一幕由格拉斯谱曲。格拉斯曾分别与编舞家露莘达·蔡尔德、杰洛姆·罗宾斯合作了《海滩上的爱因斯坦》和《玻璃碎片》(1983年),与导演玛丽·齐默曼合作了歌剧《伽利略·伽利莱》(2001年)(根据意大利天文学家伽利略的生平创作)。格拉斯的几部歌剧还常以古今中外的社会、政治事件为主题,如《真理坚固》(1980年)爬梳了印度自由斗士穆罕达斯·卡拉姆昌德·甘地的早年生活和他的非暴力变革活动。此外还有《摄影师》(1982年)、《动荡时代的歌》(1986年)、《第八号行星代表的产生》(1988年)、《氢自动点唱机》(1990年)、《航行》(1992年)(纪念克里斯多夫·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美女与野兽》(1994年)、《第三、四、五区域间的联姻》(1997年)、《第五交响曲》(1999年)。很多评论家认为他的《等待野蛮人》(2005年)是在批评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但格拉斯不认可这种说法,他让观众自己去判断,自己去“考虑生活中什么是善、什么是恶”。《阿波麦托克斯》(2007年)主要讲述了美国内战(1861-1865年)的最后阶段及其战争结束后的那段时期。以法国作家、导演让·科克托的电影为蓝本,格拉斯创作了歌剧《奥菲欧》(1993年)、《美女与野兽》(1994年)和《可怕的孩子们》(1996年)。他还为实验性纪录片“生活三部曲”谱曲,包括《失衡生活》(1982年)、《变形的生活》(1987年)、《战争生活》(2002年)。电影《三岛由纪夫》(1984年)、《楚门的世界》(1998年)、《时时刻刻》(2002年)、《魔术师》(2006年)都是格拉斯作的曲。此外他还创作有钢琴曲、一部小提琴协奏曲、八部交响乐和组歌《相思曲》(2007年)(以加拿大作家伦纳德·科恩的诗作为根据)。奖项荣誉奖项
电影名称
年份
获奖情况
金球奖最佳原创配乐
Kundun
1998
提名
楚门的世界
1999
获奖
时时刻刻
2002
提名


参考资料[1] 华人艺术家蔡国强获得日本世界文化奖.新华网.2012-09-13 [引用日期2012-10-25][2] 菲利普·格拉斯资料.[3] 菲利普·格拉斯资料.

他在看手机(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