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悔

1982年毕业以后,文艺单位,很容易有创作的机会,写过一些电视剧,有一部三集的电视剧《青春无悔》,是讲述江西共青城的故事,导演也是同时代的人,那个时候,原创作品少,艺术要求不算高,自由度比较好,总之,该片有一点悲剧的意思。(点击蓝色字体播放下面的谱例音响,算是一个慢板 (Adagio)作品) 该电视剧没有歌曲,当时这个主题的主奏是手风琴,剧组的人感觉还行。 https://oldfeng.files.wordpress.com/2019/06/qcwh.jpeg 这个旋律与我一贯创作一样,不在一个调上,由于刚毕业,和声并没有把握(实际上一直都很难找到感觉),这个旋律我一直在寻找最恰当的和声基础,上面的谱例是最近的编配,基本与旋律一致,实际上有转调:G大调、C大调、F大调、g小调,结束时回到G大调。结构很简单(旋律的结构不是理论能解决的,需要长期的听各种音乐,创作时有了主题、动机就很容易根据情形产生段落),做的demo是弦乐队,根据草稿在合成器上输入到Logic Pro,现在的弦乐音色很多,但每一个都是不同的方法(可能牵涉到版权,不能跟别人一样)。开始、结束用的是独奏小提琴,其它都是弦乐队音色。如果编曲,会有其它的技术问题,这里不是重点,要讲的是一个好的旋律如何配好和声是整个编曲的基础。多少年来,“赞歌”写得很好的作曲家依赖着编曲的人,作品的生存空间有限。如果想终身创作音乐,最好还是全面学习,要善于不同风格的旋律创作,善于捕捉不同风格作品的和声风格,最近由于国家的鼓励,出现了很多歌剧作品,由于以上的原因,听众的基本听觉存在问题,也就是一场歌剧下来,好听的不多。所谓“好听”不限于旋律,和声、配器、演奏演唱都在里面。当然,作品还有一个普及与传播的问题。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基本的音乐听觉,不论古典音乐还是新音乐,都有好听的与不好听的。也就是说音乐的价值在哪里。

Andante for Quartet

曾经写过一首歌曲,《我从不曾离开》,一个悲切的 Andante,最近改编成一个 Andante for Quartet.  写给那些悲切的人! Andante for Quartet mp3 :   https://oldfeng.files.wordpress.com/2019/06/e68891e4bb8ee4b88de69bbee7a6bbe5bc80_e59b9be9878de5a58f_e8a18ce69dbf1-demo.mp3   乐谱 pdf: https://oldfeng.files.wordpress.com/2019/06/i-never-left-_-quartet-full-score.pdf      原歌曲mp3: https://oldfeng.files.wordpress.com/2019/05/i-never-left-1001c_20190527.mp3 我从不曾离开 如果南国木棉花已经盛开 亲爱的孩子,那是我的爱 如果北国格桑花已经盛开 亲爱的人,那就是我美丽的存在 我从不曾离开,永远与你同在 与你同在 …………

血脈(音頻)

二胡與民樂隊《血脈》,應該是在2009年應邀創作的,演奏家是新加坡王桂英女士,指揮是新加坡指揮家郑朝吉先生,同年在BNU北國劇場首演。這個劇場雖然不是音樂廳,但聲音效果非常好,坐滿了人也有一點點自然混響。不過這個錄音不是我們錄的,當時我在現場,似乎錄音設備很簡陋,但是的確效果不錯。樂隊是天津民族樂團。今天偶然發現這個CD格式文件。由於蘋果垃圾桶沒有CD-ROM,只能從其他設備轉錄到Logic Pro,略加處理效果不錯。已經發給首演演奏者了。下一步我將改成管弦樂隊與二胡。敬請期待!

钢琴曲:Rêverie (梦幻曲 / 梦)德彪西 作曲

Rêverie (梦幻曲 / 梦)德彪西 曲 2018年,海外新拍一部战争片:《接球手间谍》( The Catcher Was a Spy ),根据Nicholas Dawidoff 所著传记书《The Catcher Was A Spy: The Mysterious Life of Moe Berg》改编 ,讲述男主角Moe Berg ,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的队员,同时他也在二战期间为美国战略情报局工作,能说多种语言,他被派去阻止德国科学家Werner Heisenberg 为纳粹制造原子弹 。 作为间谍,生活方式可能与常人不一样,没有结婚,有一位相好,到日本执行任务还暴漏了同性恋倾向,这一些性格特征正好是美国战略情报局需要的,于是,阻止德国制造原子弹的任务就落到该影片主人公身上了。 电影有一个情节就是描述“接球手”去日本前与女友道别的情节,女友是一位钢琴家,当时演奏了德彪西的《梦》。 这一首作品是德彪西1890年创作。 维基(中文)百科: 1880年到1882年,德布西在俄罗斯,给冯·梅克夫人的孩子当音乐教师,巧的是这位夫人正是柴可夫斯基的赞助人。不过,虽然有这样的关系,看不出德布西受过什么柴可夫斯基的影响。冯·梅克夫人曾把德布西写的一个曲子《Danse bohémienne》寄给柴可夫斯基征求意见。柴可夫斯基回信说,这是一个非常美丽动听的段子,可惜太短了。 1883年德布西回到巴黎音乐学院,他以他的《L'Enfant prodigue》获得罗马大奖,他获得了一份奖学金和前往设在意大利罗马的法兰西学院4年留学的资格。 1885年-1887年,德布西是在意大利罗马度过的。 1888年他没有完成罗马的学业,就离开那里,到德国拜罗伊特参加音乐节,在那里他被瓦格纳式的歌剧震憾了,他在拜罗伊特待到1889年才回到巴黎。瓦格纳早在1883年就去世了,但是他的音乐风格影响了青年德布西。 1889年,巴黎举行世界博览会,那一年巴黎艾菲尔铁塔树立起来。在博览会上,德布西听到了爪哇甘美朗的演奏,五声调式印象深刻。 1918年3月25日,德布西因直肠癌于巴黎逝世,享年55岁。 (中文维基有时候不是特别准确,不是特别有中文习惯,凑合着看就行) 从这一首作品和德彪西的编年史来看,该作品与同年创作的《月光》,对于后来作品的风格有一定的定型特征。 就该作品作曲风格来说,脱离了大小调的共性写作特点,以自然调式与东方调式作为基本音乐线条,其和声也跳出共性写作的特点。可以感觉到,浪漫派的影子已经没有了,到是与同时代的法国印象派艺术殊路同归。

127126715

'127126715 - do re is do re la is do so' for Orchestra and Piano, is a music dance piece. It was created in 1994. 这是1994年创作的舞蹈音乐,那一年的夏天要为两个大型户外活动创作音乐,差不多有三个小时的纯音乐,牵涉到创作、小样制作、舞蹈排练音乐的不断修改,最后录制。由于题材多样,几乎没有新的音乐语言,当时大家的数字联系方式是“bb机”,就是电子传呼机,我记忆电话号码喜欢用音乐的唱名,这首乐曲的名称就是我当时的pp机号码。将这个音名的简谱阿拉伯数字作为主题,然后在副部与展开部有移位,很容易识别。最后的风格有一点肖斯塔科维奇与老柴的影子。当时只能写这种风格,要不弄不成。 :)

布鲁克纳第四交响乐(浪漫)

最近完整听了布鲁克纳第四交响乐这部作品的CD,又在优酷里发现视频: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A2MTE0NDY4.html?f=2727340 直觉与蛛丝马迹         闲暇,拿出总谱,在音响上听了全曲,由于布鲁克纳的音乐并不那么受重视,很少专门研究,但是交响乐全集还是有许多版本,仔细品味发现第四交响乐有一种室外音乐特点,会联想到贝多芬第六(田园)交响乐,整个作品罗马天主教音乐风格很浓,有人说他受瓦格纳音乐影响很深,但听不到瓦格纳音乐那种与尘世有密切关系的特点,由于布鲁克纳年轻时候是管风琴手,在教堂工作多年,终生信奉天主教,音乐比较纯粹。这一点会让你不停地听完全曲。         四个乐章结构比较典型,延续贝多芬的结构方式,但是从乐队编制上看有许多改变:圆号是F 调的,但小号也是F 调记谱(注意,现代乐队都会移到降B调或者C调小号记谱),长号已经有三只,还有大号。但是定音鼓就两只,该曲是降E 调交响曲,因此只有主音与属音两个音,而且只在无调号的低音谱表上记录,(在德文版的总谱里面不要误认为是还原B音与还原 E音)。         和声听起来与贝多芬没有很大的区别,但对位的手法与和声结合很有特点,调性与调式转换的频率也多一些,更直接一些(当时有人批评他,说他的交响乐听起来像管风琴,这说明了布鲁克纳充分利用了和声与对位相结合的技术)。见下面谱例,连续四度进行的和声不是柱式的,而是更多地使用共同音来连接:        布鲁克纳后来到维也纳一直从事音乐教学,而且专门拜访了对位大师学习对位,对自己的作品不断修改,也允许别人重新配器他的作品,因此,布鲁克纳相同的作品,特别是交响乐的不同版本的特点,在音乐学上是一个很有意义的研究课题(目前国内没有见到相关研究),他一直活在19世纪,不像有一些作曲家跨越到二十世纪,因此,他的音乐风格一直保持非常的一致。不过,不管有多少个不同的版本,听起来永远是布鲁克纳。

向日葵

  前天一大早从森林公园北门进入,偶然发现大面积向日葵,刚刚开花,因此游人不多,用iPod拍摄了几张照片。 远景: 近景: 先开花的田地: 回家在电脑上处理,顿时突发灵感,写了一首音乐小品。关于向日葵的诗词不多,有一首可以切合我的音乐: 叹葵花・戴叔伦 今日见花落,明日见花开。花开能向日,花落委苍苔。自不同凡卉,看时几日回。 钢琴小品: 乐谱:

对位 学习

本学期结束了对位教学,也许是职业生涯最后一门课程结束,因为人到码头车到站,该休息了。 对于多年的音乐理论教学感触良多,总是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认真总结,借助新媒体,自己的网站可以不用顾及什么而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 2004年之前我上过配器大课,之后由于在师范院校,且师资力量不足,因此四大件基本都上过大课,由于学校结构的关系,老本行的作曲课基本停止教学。由于大课且学生都是表演方向的,基本没有压力,但是经过几轮教学,要平衡学生成绩、收获、自己从中得到进修等方面,因此在教学上不断改革,根据学校规则改变教学模式,但是,不管是那一门课程我还是坚持能够改题,不能像综合大学里那一些理论课程,上百人的课程老师讲完就完事,学生是否有收获没人管。但是四大件作为作曲或者音乐专业必修课程,仅仅听一听毫无意义,所以我的课都必须做作业,这样就会有的同学恨,有的学生喜欢,结果是有学生收获多多,也有学生为难。 更多的感触在以后的博客里再与大家分享,今天仅仅把刚刚结束的对位教学说说感触。 这门课在前几年曾经开过,学过对位的人都知道,作为创作,现在很少用严格的对位作曲,因此,慢慢会疏远这个技术,如果要教授这门课必须重新学习,后来来了新人,我就转手他们教,本学期由于新人出国,我又再教一轮,也就是最后教一次。经过几年的师范院校音乐课程教学,有了一些经验,那就是得认真备课,有一定的质量保证,还要顾及不同的学生,有喜欢的,有自学作曲的,也有以后会朝理论方面发展的,对照学校的教学大纲,要在一个学期学完对位法的基本概念,不是作曲的学生,要创作有一定的难度,所以我既要让学生接触一定的对位程度,甚至是现代对位音乐,也要有一定的书面联系,好在这一班已经学过一年和声,也是我教过的,知道他们的兴趣,也知道他们的能力。因此做了一个非常详细的教学计划,自己也完整复习一下对位。刚刚考完,效果很好,有意思的结果是:聪明的学生,不怎么上课也能考高分,也有很好的基础的学生觉得对我上课有一些多余,于是就不用心听讲,考试的结果还没有不怎么上课的好,大部分同学都是乖巧的学生,认真听讲、作业、笔记、拷贝PPT,高分都是这一些学生。 今年的考试题目除了常规文艺复兴时期的基本对位、复对位,二声部、三声部以外,也出了一个欣德米特的“调性游戏”里的F调三声部赋格,当然不是让学生分析其音高结构(另文解释),也不是用赋格技术概念分析其结构,仅仅只是要求分析其复对位而已,因为这一首作品也在课堂上讲过一部分,这是一首完全镜射结构新调性作品,各个部位都有镜射结构,倒影、逆行倒影、逆行都有。 谱例音响: 两面谱例: Fuga in F_to_analyze01 Fuga in F_to_analyze02 从谱例的颜色分类可以清楚了解到其复对位技术,有一两个学生能够观察到镜射点,也就是从镜射点开始基本是前一部分点镜射,大部分同学也能观察到可动对位等技术特向,用对位的语言表述也许有纵横可动对位的地方对于只学了半年的学生不现实,没有要求非要用对位术语,仅仅用自己的语言表述清楚各个部位结构就行。